时线年吗

2019-07-20 00:54:12 围观 : 174

  陀飞轮的功能不用多说,基本上你从任何一个科普网站都能搜索到,是为了抵抗地心引力。这是在怀表时代的作用,毕竟怀表一直坠在衣服上,长期以一个位置在接受地心引力的影响,金属游丝的形状和长度会逐渐发生改变,摆动的误差逐渐增大,怀表就走的不准了。在那个时代,普通怀表慢个几十分钟,都有可能发生。

  宝玑大师制作的No.1188 陀飞轮精准计时怀表,于1808年售予西班牙波旁王朝唐·安东尼奥(Don Antonio)亲王,可以看到怀表时代的摆轮尺寸惊人。

  在经历过石英危机的浩劫,陀飞轮的回归,承载的是人们对腕表所代表的那种机械美学的痴迷和向往。因为展现出腕表上难得一见的动态美感,旋转的陀飞轮也与三问和万年历,合称为腕表上的三大复杂功能。

  镂空的超薄飞行陀飞轮机芯本身就极具看点,不同于普通的安装方式,这款陀飞轮采用了8个陶瓷滚珠轴承,极大的减少了摩擦阻力,将动力存储提高到惊人的62小时。微微高于镂空夹板的陀飞轮,再次印证了“飞行”的美誉。当然,很多人第一眼都是被这款腕表的可开启表盖所吸引。表盖采用了一枚真正的古罗马钱币,不但意义非凡,同时也让这枚腕表成为了令人梦寐以求的孤品。除了腕表模式之外,你甚至可以表头拆卸下来,搭配配套的18K金表链,化身成为一款极具奢华复古感的怀表佩戴。

  欧米茄所生产的第一批陀飞轮机芯,与现在60秒转一圈的陀飞轮截然不同,欧米茄这款陀飞轮自转时间长达7.5分钟。

  既然陀飞轮难求,那就别让庞杂的零件甚至是表盘阻挡我们欣赏它的视线年刮起了一阵旋风,纯透明的视觉感官绝对令人震撼,这一革命性的材质与陀飞轮的结合,是由宇舶表率先做到。

  在CNC数字机床还没有诞生之前,陀飞轮零件需要钟表匠以手工方式打造,仅有0.5毫米直径的陀飞轮框架堪称是瑞士制表行业“匠心极致”的代名词。因此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陀飞轮才真正在尺寸较小的腕表机芯上得以实现。

  于法国共和历9年获月7日,由当时的内政部长Jean-Antoine Chaptal签署,颁发给阿伯拉罕-路易·宝玑的陀飞轮调校装置专利的官方文件

  导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陀飞轮”这个三个字突然成为了天价腕表的代名词,凡是你买不起的款式,大多都得带上“陀飞轮”这三个字,几乎到了谈“陀”色变的地步。这个令腕表身价倍增的小装置,已经伴随着钟表行业的发展快超过200岁了,它还能继续火下去吗?(编辑:Julien[微博])

  TAG Heuer泰格豪雅卡莱拉 Heuer-02T COSC瑞士官方天文台认证自动上链陀飞轮计时码表

  目前比较认可的第一枚陀飞轮腕表机芯,是制表大师Andre Bornand在1945年为百达翡丽制作的一枚13¼-法分机芯。1948年,在当时著名的“天文台竞赛”中,欧米茄第一次制造了可以批量生产的陀飞轮腕表机芯。

  万宝龙将具有专利技术的外置框架陀飞轮机芯,应用于女表上,其实是看到了女性对于复杂机械腕表的需求,换个角度来说,这更是一种对强大女性无声的支持。万宝龙自制自动上链机芯MB M29.24,其搭载的一分钟专利外置框架陀飞轮历经三年多的潜心研发,配备快速停秒装置及微型摆陀,不但精准到秒,而且更免除了女性为机芯手动上弦的烦恼。美丽不麻烦,让成功女人赢在时间前面。

  在追求极致方面,宝格丽这几年都堪称是行业的领军人物,在2017年宝格丽就创作了全世界最薄的Octo Finissimo镂空陀飞轮腕表,厚度只有1.95毫米,几乎比一枚一元硬币还要薄。当然,意大利人不会仅仅满足于把腕表做到最薄,还要让它真正成为艺术的珍品。因此便有了这一款Octo Monete腕表。

  Vianney Halter Deep Space Tourbillon陀飞轮呈立体360°旋转

  然而直到1986年,第一枚能够自动上弦的陀飞轮腕表才由爱彼制造出来,距离陀飞轮出现在腕表上,已经过去整整41年。

  陀飞轮究竟是什么?要解释起来其实并不难,就是在钟表机芯上包围擒纵的一个可以自己旋转的框架机械结构,带动擒纵部分做360°的旋转。大名鼎鼎的钟表大师亚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于1801年发明了陀飞轮装置,这位钟表巨匠一生为钟表贡献了太多创造,但是陀飞轮绝对是在后世经济价值最大的一项,宝玑大师自己估计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旋转的框架可以让钟表的身价增长数十倍,咱们先把话放在这,后面再详细说。

  玫瑰金款式的表盘直径为44毫米,由黑色板岩雕刻而成,金色的齿轮零件仿佛悬空在腕表内。没有了夹板的遮挡,6点位的飞行陀飞轮更加清晰诱人,回旋镖般的造型彷若悬浮在空中。时针、分针和华丽的齿轮系统等其他组件亦是如此。

  这款BIG BANG蓝宝石陀飞轮腕表已经把“透即是美”的设计哲学演绎的淋漓尽致,连陀飞轮的表桥也采用了透明的蓝宝石材质打造,这次你和陀飞轮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阻挡,蓝宝石透明纯净的那份静谧,与陀飞轮生生不息的旋转形成一动一静的和谐共鸣。

  陀飞轮的使命在腕表时代,已经明显发生了变化。毕竟腕表是戴在手腕上,手腕随时随地地摆动,地心引力对游丝的影响已经没有那么严重,那么为什么腕表还需要陀飞轮?很简单,

  爱彼1986年研制的第一枚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Cal.2870,由于框架采用了当时神话一般的钛金属,这枚腕表也是当时最轻、最薄的陀飞轮腕表,陀飞轮框架仅重0.134克。

  陀飞轮既然已经失去了大部分功能性的定位,那么理所应当剩下的就是回归到奢侈品的阶级属性上,所以到了今天腕表的时代,一个成熟的腕表玩家,追求的陀飞轮首先就应该是展现自己不同寻常的品位。在这一点上,雅典表从来没让人失望过。如果谈起陀飞轮,不提及雅典的Freak,那真的是不应该。今年雅典也率先放风,2019年Freak即将推出Freak X新款。而透过FreakIT APP,更可以对Freak Vision腕表多达22处的零部件进行私人订制。但是由于目前资料太少,我们还是耐心地等待吧。与此同时,新推出的这款经理人自由之轮陀飞轮腕表,同样令不少人惊艳。

  2016年泰格豪雅推出了拥有模块化设计的卡莱拉Heuer-02T自动上链陀飞轮计时码表,堪称是一件向陀飞轮神坛发起冲击的作品,模块化的设计不单单意味着快速地批量生产,陀飞轮不再是被神化到遥不可及的作品。更可怕的是,这款具有天文台认证的陀飞轮计时码表,定价只有12200美元,直接将陀飞轮腕表拉下了价格神坛。

  陀飞轮已经成为“贵”的代名词,从这个角度来看,陀飞轮堪称是“腕表上的吴亦凡”,这话怎么说呢,就是即便你60岁的大姨还停留在追蔡国庆的饭圈程度,也会大约知道吴亦凡是谁,陀飞轮也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