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胆“潜”心——资深潜水达人Ming Chan系列故事

2019-09-11 03:16:34 围观 : 178

  教练班毕业后,大家都成了好朋友,相互经常联系。我也因为我哥的关系,马上成为了国际精英潜水训练中心的注册教练,同时在上海和香港两地教潜水。大家师兄弟姐妹也经常联络,然后过了几个月,美女同学告诉我,她马上要去菲律宾做训练,走之前和校长谈过想成为潜店的注册教练。可是她害怕校长不会要她,因为在教练班的时候她经常修理校长。不过我跟她说,其实校长心里面很疼她的,等她回来,马上就可以加入团组。说完之后,过了几天我哥突然打了一通长途电话到上海给我,告诉我她因为某种原因去世了。我当时拿着电话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回到家里心里难受得要命。我在想,明明是训练,为什么会出这样的错?过了几天,心里平复了不少,我决定和老婆说,以后只要在不影响工作和家庭的情况下,能教都教,而且用心地教。这个就是我这么多年不放弃潜水和教潜水的原因。教练班毕业后,大家都成了好朋友,相互经常联系。我也因为我哥的关系,马上成为了国际精英潜水训练中心的注册教练,同时在上海和香港两地教潜水。大家师兄弟姐妹也经常联络,然后过了几个月,美女同学告诉我,她马上要去菲律宾做训练,走之前和校长谈过想成为潜店的注册教练。可是她害怕校长不会要她,因为在教练班的时候她经常修理校长。不过我跟她说,其实校长心里面很疼她的,等她回来,马上就可以加入团组。说完之后,过了几天我哥突然打了一通长途电话到上海给我,告诉我她因为某种原因去世了。我当时拿着电话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回到家里心里难受得要命。我在想,明明是训练,为什么会出这样的错?过了几天,心里平复了不少,我决定和老婆说,以后只要在不影响工作和家庭的情况下,能教都教,而且用心地教。这个就是我这么多年不放弃潜水和教潜水的原因。在到新公司工作的时候,因为考获了“潜水长”资格,觉得自己已经是潜水的专业人士,就开始联络一些当时在上海寥寥可数的潜水中心,准备在周末一展所长。但每次协助教练教班的时候,学员总以为我也是教练,心里总觉得怪怪的,这时候命运又一次把我带到潜水教练的路上。资深潜水教练,培育无数潜水员及协助多次教练发展课程,资深广告制作人,曾经的服务客户包括: Apple产品,保乐力加洋酒,McDonalds,KFC, Adidas, Sony Ericsson手机,英美烟草....... 在到新公司工作的时候,因为考获了“潜水长”资格,觉得自己已经是潜水的专业人士,就开始联络一些当时在上海寥寥可数的潜水中心,准备在周末一展所长。但每次协助教练教班的时候,学员总以为我也是教练,心里总觉得怪怪的,这时候命运又一次把我带到潜水教练的路上。文章读到这里,朋友们可能会问我:白天广告公司的工作这么忙,还有时间教潜水、做潜水装备代理、带潜水旅行团?其实这背后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故事也有点伤感。故事是这样的:在我上教练班的时候,班上总共有十位同学,而且全部来自不同领域。然而我那时才见识到课程总监Rommy Cheung(我的恩师)对潜水的热爱和潜水知识的渊博。因此我对Rommy佩服得五体投地。同学里有卖车轮胎的,有开出租的,其中还有位美女。当年她才29岁,从事金融投资,家里环境非常好(在香港家里有游泳池,应该穷不到哪里去吧。)人也非常聪明。不过她很好胜要強,事事要求做到满分,可是态度又很漫不经心。在班上,她总是找”校长”的麻烦。我有点看不过去,就经常跟她斗气。就这样五个周末的地狱式训练结束了,我十个同学全部通过了教练考试。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合格率。天啊!文章到这里,有一点我必须提醒大家:我当时是住在上海的,而训练的五个周末,全天都是在香港(后来才知道,当时潜店在中国大陆还没有自己的课程总监。而等到潜店在中国大陆有自己的课程总监,那已经是很多年以后的事)!可是订金已经付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经过地狱式的训练和花了比常人多一倍以上的价钱(因为前后加起来飞了五趟飞机,每个星期五下班马上去机场回香港,然后星期一最早一班飞机回上海上班),还好通过努力,终于顺利通过考试,正式成为PADI教练!那个年头在国内的教练少之又少,我曾经试过四个月工作日上班,晚上及周末教潜水,没有停下来休息过。当时累是累,可是心里非常充实!我也因为会中英文,所以当了很多次教练班的参谋教练和翻译。当时PADI还没有中文考官。就这样的,工作日忙忙碌碌地上班。周末有空,不用加班的时候,有需要的话就会去教潜水。当时其实也蛮开心的,收入也不错,算是一个人打两份工。我潜水和教潜水这么多年,亲眼看着国内潜水市场的兴旺,也见证了潜水员每年的倍数上升;看见以前PADI潜水教练的寥寥可数,到现在这么多教练和潜水中心的诞生;经历了潜店的合久必分,分久又合。不知不觉我自己已经变成潜水界的“骨灰级教练”。这”外号”是一位总监帮我取的。这位总监当时参加教练班时,我是他的参谋教练。看过这么多光怪陆离的笑话,不过身边的朋友总是问我,已经是教练长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不去参加课程总监训练班?其实这问题我反复说了很多遍原因:我去教潜水,不是全职,因为我只想开开心心的去潜水和教潜水,所以我经常协助其他课程总监当参谋教练训练教练候选人。不过当我自己经历过2016年10月4日的意外之后,我改变了想法!我潜水和教潜水这么多年,亲眼看着国内潜水市场的兴旺,也见证了潜水员每年的倍数上升;看见以前PADI潜水教练的寥寥可数,到现在这么多教练和潜水中心的诞生;经历了潜店的合久必分,分久又合。不知不觉我自己已经变成潜水界的“骨灰级教练”。这”外号”是一位总监帮我取的。这位总监当时参加教练班时,我是他的参谋教练。看过这么多光怪陆离的笑话,不过身边的朋友总是问我,已经是教练长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不去参加课程总监训练班?其实这问题我反复说了很多遍原因:我去教潜水,不是全职,因为我只想开开心心的去潜水和教潜水,所以我经常协助其他课程总监当参谋教练训练教练候选人。不过当我自己经历过2016年10月4日的意外之后,我改变了想法!一次回香港休假时,我就顺便到“国际精英训练中心”添置装备。刚好我哥也在潜店教学生。在添置完装备后,我偶尔看到了一份教练发展课程的宣传单张,同时也知道潜店老板( Rommy Cheung)张卫课程总监的教练班的合格率非常之高,当时就顺口问了我哥一句:我说反正我也已经是潜水长,不如考个教练玩玩好不好?我哥没有马上给我反应,只是叫我把信用卡给他。我以为他要结了装备的账,就乖乖的把卡奉上,没想到,他拿卡以后,给潜店的职员,同时说一句,1500以上的精仿浪琴给大家普及在哪里购买靠谱的“刷百分之三十的教练班的预付款”。小职员说时迟那时快,“咔”的一下就刷了卡,还马上把存根给我签名!我当时呆了,但是又“鬼使神差”地签了字,同时发现我哥嘴角出现了一个S型的奸笑,并马上告诉校长,(“校长”是Rommy在潜水界的外号)说我参加了教练班。校长连声赞好,并告诉我明天回来拿课程时间表。那天是九月中旬,后来才知香港教练考试一般安排在十一月头,第二天回去潜店拿时间表,一看吓了一大跳,需要五个周末全天的训练,最后还需要三个全天的考试。天啊!文章到这里,有一点我必须提醒大家:我当时是住在上海的,而训练的五个周末,全天都是在香港(后来才知道,当时潜店在中国大陆还没有自己的课程总监。而等到潜店在中国大陆有自己的课程总监,那已经是很多年以后的事)!可是订金已经付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经过地狱式的训练和花了比常人多一倍以上的价钱(因为前后加起来飞了五趟飞机,每个星期五下班马上去机场回香港,然后星期一最早一班飞机回上海上班),还好通过努力,终于顺利通过考试,正式成为PADI教练!那个年头在国内的教练少之又少,我曾经试过四个月工作日上班,晚上及周末教潜水,没有停下来休息过。当时累是累,可是心里非常充实!我也因为会中英文,所以当了很多次教练班的参谋教练和翻译。当时PADI还没有中文考官。就这样的,工作日忙忙碌碌地上班。周末有空,不用加班的时候,有需要的话就会去教潜水。当时其实也蛮开心的,收入也不错,算是一个人打两份工。一次回香港休假时,我就顺便到“国际精英训练中心”添置装备。刚好我哥也在潜店教学生。在添置完装备后,我偶尔看到了一份教练发展课程的宣传单张,同时也知道潜店老板( Rommy Cheung)张卫课程总监的教练班的合格率非常之高,当时就顺口问了我哥一句:我说反正我也已经是潜水长,不如考个教练玩玩好不好?我哥没有马上给我反应,只是叫我把信用卡给他。我以为他要结了装备的账,就乖乖的把卡奉上,没想到,他拿卡以后,给潜店的职员,同时说一句,“刷百分之三十的教练班的预付款”。小职员说时迟那时快,“咔”的一下就刷了卡,还马上把存根给我签名!我当时呆了,但是又“鬼使神差”地签了字,同时发现我哥嘴角出现了一个S型的奸笑,并马上告诉校长,(“校长”是Rommy在潜水界的外号)说我参加了教练班。校长连声赞好,并告诉我明天回来拿课程时间表。那天是九月中旬,后来才知香港教练考试一般安排在十一月头,第二天回去潜店拿时间表,一看吓了一大跳,需要五个周末全天的训练,最后还需要三个全天的考试。 Ming sir生来就是属于大海的男人!来看看这位大海的男人的系列故事的完结篇,但是Ming sir的故事还在继续,永远不会完结... ... 文章读到这里,朋友们可能会问我:白天广告公司的工作这么忙,还有时间教潜水、做潜水装备代理、带潜水旅行团?其实这背后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故事也有点伤感。故事是这样的:在我上教练班的时候,班上总共有十位同学,而且全部来自不同领域。然而我那时才见识到课程总监Rommy Cheung(我的恩师)对潜水的热爱和潜水知识的渊博。因此我对Rommy佩服得五体投地。同学里有卖车轮胎的,有开出租的,其中还有位美女。当年她才29岁,从事金融投资,家里环境非常好(在香港家里有游泳池,应该穷不到哪里去吧。)人也非常聪明。不过她很好胜要強,事事要求做到满分,可是态度又很漫不经心。在班上,她总是找”校长”的麻烦。我有点看不过去,就经常跟她斗气。就这样五个周末的地狱式训练结束了,我十个同学全部通过了教练考试。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合格率。意外发生后,当天晚上我看着被大白鲨撞坏的笼子,心里在想:如果今天真的失去了性命的话,我一生中有什么事情是我因为没做而会感到遗憾的。结果我发现只有两件事:第一我没亲眼看到我的儿子娶妻生子(当然我儿子今年才15岁)。然而第二件事,是我没有去参加课程总监训练班。所以在2016年11月底,我已经提交申请。很幸运地,申请已经被接受了,而课程安排在今年9月。我会努力地达成心愿的!意外发生后,当天晚上我看着被大白鲨撞坏的笼子,心里在想:如果今天真的失去了性命的话,我一生中有什么事情是我因为没做而会感到遗憾的。结果我发现只有两件事:第一我没亲眼看到我的儿子娶妻生子(当然我儿子今年才15岁)。然而第二件事,是我没有去参加课程总监训练班。所以在2016年11月底,我已经提交申请。很幸运地,申请已经被接受了,而课程安排在今年9月。我会努力地达成心愿的!